笔趣阁

繁体版 简体版
笔趣阁 > 雪夜歌行 >

(第1/2页)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庭院之中,一袭金黄蟒袍的朱治文缓缓走到了左恒的身边,说道:“你没事教给他这些刀谱,剑谱,有用吗?”

左恒转头,说道:“有些有些东西,哪里是一时半刻就可以见到成效的啊,需要时间的积淀才行。”

月出鸟栖尽,寂然坐空林。是时心境闲,可以弹素琴。众器之中,琴德最优。古琴清高,优美文雅,立意高远。“松风飕飕,贯清风于指下,此则境之深矣。”古琴,用以和天地沟通。琴瑟在侧,莫不静好。左琴右书,安静美好。

这世间来日方长,清风醉酒,最终不过一句一言难尽而已。

庭院之中,石墙之外又有一道高墙,高墙之上则是一面小窗,这庭院乃是根据江南园林的风味建造,恬静而优雅。

拉拢了左恒,以及青城山长老的朱治文,解决朱柄虽说并不容易,不过也算是有惊无险了。

左恒问道:“据说皇上已经是知道了城里的事情,过不了几日便要回来了啊。”

朱治文仰望天空,神色看不出的忧伤。

凝望苍穹,青川远黛,细水柔绵。剪一段时光,红尘漫漫,挽一袭花开记忆,同蜂蝶共欢。握一清风速度,盈一流云清逸,嫣然一笑。弹指一挥,云海苍茫,碧水溪流。

坐看燕飞过,一心淡泊,任经年流转,将阳光洒落花瓣,书一笔岁月清浅。风掀帘动金衩。半杯茶一笺诗。入了谁的相思湿了谁的浅梦。寂静窗一溪凉​。

朱治文说道:“我知道,等他回来我会和他好好聊聊的。”

左恒只觉得有些可惜,却又无可奈何,他与朱治文错开,离去,说道:“名利不是坏东西,但一个人做了功名利禄的跟班。你就一定一定活得很累。如果我们做的恬澹一点,做事量力而行,从容而搏,坦然自若的追求属于自己的那一个其实,那么,就会有也自然,无也自然。如淡月清风同样平凡交往交往不觉。这样,人也就活得轻松了。​”

“生活中没绝境,绝境在于你自己心门没有打开;人生最重要是心灵幸福,而不是任何身外之物;人生直到后来去才知道,茶在众生的心里,有不同的味道。那一壶用静水煮沸的新茶,在茶客的唇齿间回绕,品后有人似觉苦若生命,也有人淡如清风。茶有浓淡,有冷暖,亦有悲欢。​”

其实从未迷路,在遇见之前,就把人生当作一场自由自在的漫步。总有人是你的归途。

相信,在每一个死胡同的尽头,都有另一片希望的天空,在无路可走时迫使我们腾空而起,而,那就是奇迹。旅程中的方向,要相信自己的选择,人生的精彩需要自己去经历。我们都是在岁月中跋涉,都有自己的故事,看淡心境才会秀丽,看开心情才会明媚。累时就歇一歇,随清风漫舞。​

坚强的人并非不会哭泣,而是懂得安静下来,哭上一会儿,然后又重拾武器继续奋斗。生活的路,不通时,学会拐弯。人生的终点,不是在山水踏尽时,亦不是在生命结束后,而是于放下包袱的那一刻。当你真的放下,纵算一生云水漂泊,亦可淡若清风,自在安宁。​​

岁月无言,清风不语,窗外的海棠开了又落。

几日之后,朱璋皇帝一行人回宫。

有趣的是,原本与朱璋一同离开皇宫的四皇子朱庆,以及萧皇后竟然都没有回来。

在皇宫大殿之上,朱治文独自一人静静站立,好似已经是等待了许久许久。

望着出现在视野前的朱璋,朱治文朗声道:“儿臣参见父皇!”

朱璋走到了朱治文的面前,说道:“起身吧。”

朱治文缓缓起身,“遵命。”

朱璋径自走到皇位之上,缓缓坐下,他望着朱治文,轻轻说道:“年轻时用力过猛,事事求深刻,现在只喜欢小桥流水,清风明月。衰老本身是一件挺可怕的事,皱纹,白发,麻木,迟钝,都不太可爱,但是老去这个过程真的还不错,它让人变得从容,越来越确定自己想要的,面对未知也底气十足,那份青春期独有的躁动和不确定,偶尔也会出现,但似乎已经淡不可闻。​”

朱治文认真听着,回答道:“父皇还年轻,并不至于如此。”

朱璋哈哈大笑,说道:“朕究竟是年轻还是年迈,不是你说一两句就可以改变的。”

几乎全天下的人都知道,朱璋已经是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人了,哪怕是今天突然宣称朱璋驾崩了,估计也不会有人会怀疑丝毫。

朱治文再不说话,只是静静听着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